×

新闻动态NEWS

+-
叫国际暗天空联盟时间:2019-11-17 21:44 浏览次数:

  2019年9月8日,由无锡市人民政府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指导,中电海康集团有限公司主办的“中国绿色智慧城市发展论坛”于无锡世界物联网博览会期间举办,雷士集团技术整合官 中央设计院院长成昱带来主题演讲《构建智慧城市基础架构的工程尝试》。报告主要介绍了雷士照明智慧路灯的发展历程、智能控制方案、雷士智慧灯杆功能和雷士在蚌埠市涂山路将近200杆多功能智慧路灯实操案例。

  图:雷士集团技术整合官成昱教室照明、5G、智慧灯杆、夜景亮化可以说是近几年来照明界避不开的热门词汇,而在具体项目的实施中,企业会遇到哪些问题?照明企业又应该如何定位自己,跨界合作?中国之光网特别采访了雷士集团技术整合官 中央设计院院长成昱先生。

  1、雷士如何定位自己在智慧城市照明中的位置?关于智慧灯杆研发,包括现在项目的实施,雷士一直在持续进行,一个实际的工程案例可以验证系统的可靠性、确定大数据采集和合理使用调整控制平台的智能化应用。雷士目前在安徽省蚌埠市及浙江省丽水市均有正在实施的智慧路灯项目工程。 蚌埠市涂山路智慧路灯是蚌埠市城市夜景亮化提升工程EPC项目(三期)中的重要节点,该项目使用了163杆智慧灯杆,运行后将为雷士智慧路灯的研发提供宝贵的数据和经验。

  未来雷士还是想做好自己的专业性,我们可能更多地是提供城市基础架构的智慧灯杆。对雷士来说,我们并不想把它做成一个大而全的系统,而是做好一个必要的物理层面,也就是说一个标准的灯杆,内部结构适合更多的外接设备,这方面我们会做更多的探讨和发展。

  关于跨界合作,我们也希望跟更多专业的制造商、专业的平台运营商来配合。特别针对5G技术,我们认为智慧灯杆其实是小的5G微基站的最好的一个安装载体,这是先天具有的一个优势,我们也期待跟华为这样的公司去合作。另外,未来城市的信息采集很重要,监控视频的采集占的比重可能越来越大,海康卫视已经是这个行业的领先者,我们也期待着跟这样的行业领先者有更多的深度合作与配合。

  首先,现在的智慧城市其实还是有一些标准缺失的问题,缺少国家级推动,大家依然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我们能够得到政府的认可,把项目真正立项到实施,这本身其实就是开头难。

  其次,在过程中实际上还有政府的不同职能部门协同配合的问题,这个也很让人头疼,因为你在搭建一个智慧灯杆为主心的智慧体系的时候,肯定必须要牵扯到不同的政府层面,在施工层面你就会有几个部门的一个管理的交叉重叠。怎么能够协同起来做好基础工作,特别是在管线铺设这个阶段,通信光纤的铺设、使用,跟运营商服务结合,诸多方面的问题实际上都是要靠政府的有利协调才能执行到位的。

  最后,例如我们搭建了一整条街路的智慧路灯网络,形成了数据的采集和输送,但是我到底要输送给哪个职能部门去使用?我们想提供好的服务,但是我的服务对象还不是非常明确。所以,在未来城市的管理层面上,可能更多地需要得到城市的管理者、政府部门的主导,通过他们的主导,我们才能真正做好我们的服务工作,把智慧体系的功能发挥到位。

  谈到智慧城市照明,不得不说的还有景观亮化,近年来,雷士照明参与了各大户外工程项目,例如上合峰会青岛奥帆中心亮化工程、央视春晚珠海分会场夜景亮化工程、蚌埠奥体中心等。一方面我们看到城市夜景亮化蓬勃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不当的夜景亮化导致的光污染,灯具品质良莠不齐等问题。这方面,雷士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实际上暗天空保护很早在中国就有一个国际性的组织来推动,叫国际暗天空联盟,当时雷士也帮他们做了很多的推动工作,这是2005年的事情。实际上,对我国来讲,暗天空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和认可。对于现在很多城市的光污染,我们认为更多的是集中在媒体立面的照明方式,它高强度的类似于全面发光屏的照明方式,实际上是非常不利于暗天空保护的,或者说它是最大破坏暗天空的一个做法。对于雷士来说,从珠海的夜景亮化处理,包括青岛奥帆中心亮化,采用的都是一些低 位照明,而且是局部的照明。 对于建筑物,我们只做了顶部天际线的一些相对比较低亮度的单色照明,最大化地保护整个城市的夜间环境。 另外,按照暗天空保护的意义,实际上水平方向以上的光应该是被杜绝掉的,只有水平方向以下的光才能够得到应用,并且它的发光的指向性一定要好,同时你要控制整个强度还有对比度的问题,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好的夜间环境。 所以实际上,我们在整个设计的配合层面上,在具体项目使用的灯具层面上,都是遵循着功率宜小不宜大,控光角度宜窄不宜宽,宜单色,慎用彩色这么几个原则来处理的。 从设计到最后的实施完成,尽量做到我们能做到的保护。

  除了智慧城市照明与景观亮化,雷士在教室照明领域也有突出成绩,如何保护幼儿眼睛?如何降低居高不下的学生近视率?雷士照明在教室照明的项目实施中也有经验分享。

  健康照明实际上最核心的关键点在于,儿童整个身体发育期间的视觉形成期对人工照明环境是非常敏感的,所以在他们经常活动的一些室内空间,是不是有一个高标准的更适合孩子生理特点的人工照明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我们制造商来讲,就需要从理论的研究、市场的数据对产品进行前期开发的确认。 首先是从整个环境的光分布、强度、眩光控制、出光的方向性等进行一些必要的前提定义。我们认为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三个阶段的照明环境实际上还是多少是有它内部的一些区别。从指标来讲,我们还是要分开考虑。眩光控制是最基本的要做到的一个点,合理的发光强度以及整个照明环境的照度对比,特别是垂直空间的照明强度的控制和对比是很重要的。所以在一些具体参数上,比如说显色指数,合理的水平与垂直照度控制,合理的明暗对比度的控制,这些都是比较关键的。另外为了吸引孩子,在幼儿园我们也建议可以尝试用一些彩色动态照明方式。因为在心理层面上、情绪层面上会有一些正向积极的影响,对于儿童的室内活跃程度,参与活动的兴趣提升都是有帮助的。对于小学和初中阶段,我们认为更要关注整个学校的布局,而不是只是注重教室。所以在教室以外的室内空间,以及室内室外结合的空间,应该也有一些照明的专项考虑,这样才能把学校照明做得更好。

  现在雷士其实做了蛮多校园改造的,特别是小学到初中这个层面,全国各地都有不同的学校在配合。最近这一年来落地项目很多,当然在这过程中,我们发现最大的一个问题应该是政策引导,各地的教委没有统一的一个标准政策和实施教室照明的标准。

  所以它就涉及到项目立项的时候,它的立项依据是什么?这笔资金是不是有财政的专项资金支持?这方面是不明确的,优乐彩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就是项目做完了,是不是真正达到了应用标准。标准的实施与发布,标准的现场检测确认这两个环节,目前我们认为还是有不足的地方。这方面如果都能提高,或者说能完善加强,我想以后对于整个教室照明的全面推广还是很重要的。

  现在来讲,资金方可能就变成了学校自己出资,或者说其他的一些赞助。公立学校接受的程度肯定不如私立学校,这个也跟我之前说的两个原因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