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灯饰照明

+-
师傅上门安装就要几百块钱时间:2019-04-05 20:18 浏览次数:

  装修买灯具,是在网上淘便宜货,还是更中意实体店的售后服务?面对汹涌的网店竞争,灯具店老板是坚守还是转型?灯饰店频频撤场,卖场又该如何应对?当传统灯饰行业遭遇“寒流”,消费者、商家和卖场怎么看,记者日前进行了探访。

  越来越多的灯店,眼花缭乱的促销,绞尽脑汁的竞争……国庆来临,受电商冲击的传统灯饰行业倍感经营压力。日前,安徽省灯饰经销商商会在合肥成立,全省灯饰经销商试图抱团取暖,度过“寒冬”。资源共享也好,渠道整合也罢,或者是试图树立更响亮的品牌,然而,在这一传统行业转型的道路上,互联网已成为绕不开的话题。

  小赵家的装修进入了最后阶段,装完灯具、家电就基本宣告完工。借着中秋国庆双节促销活动,小赵希望能一次性买齐,但周末逛完合肥几家卖场之后有些失望,“家电的价格和网上比差不了多少,而且后期服务也是一样的,但灯饰的价格差别就有些吓人”。“一款欧式客厅灯,8个灯泡的,网上价格500元,而同款在卖场实体店要1200元,商家说双节7折促销,也要800多。”由于自家是欧式装修风格,这种灯具的价格比起其他风格要高,小赵本来是想,网上和店面的价格不会太悬殊,“价格差得不多我肯定愿意在实体店买,但一个灯就差300多块,仅价格一方面基本可以忽略其他的比较。”

  小赵粗略算了下,客厅灯、餐厅灯、阳台灯加上三个卧室灯,网上价格是2500元左右,而在实体店内,小赵尽量找和网上同品同款的灯具,找不到一样的就以相似款比较,“这一比吓了一跳,实体店的价格要5000元左右。”

  除了价格方面,小赵觉得网上灯具类型和款式都要丰富很多。之前很多装修过的朋友建议小赵,灯具灯饰之类的从网上选购,“当时我觉得不太靠谱,能在店里买就在店里买,现在看来网上确实能省下不少”。昨天,多方比较下,小赵从网上订下了之前选择好的灯具,除了后期安装方面要找电工上门,额外付些费用外,相关灯泡配件商家都有赠送,“两三天时间就能到货,总的来说还是省下不少”。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像小赵一样“算计”网上和实体店的价格。“当时和我们一起逛的一个朋友,刚好也在装修,在店内看上了一款客厅主灯,打折后2000元。”由于感觉太贵,小赵还劝她再看看,“觉得很喜欢,当场就买了下来”。小赵立马感叹“土豪的世界我不懂,一个灯的价格快抵上我家所有灯的价格了。”

  小赵的经历或许只能代表一部分人的想法,但电商对灯饰行业的冲击已让传统商家感到阵阵“寒意”。“促销活动我们没有参加,几次下来感觉效果不明显”,昨天,省城南二环一家卖场正在进行双节家装促销,唐老板的灯饰店并没有参与,只是自己打起了部分商品6折起的优惠,这在前两年能吸引不少消费者的注意,而昨天,记者在店内看到,前来选购的人并不是很多。“跟以前肯定没法比,那时一有活动,店里人气就立马上来了。”唐老板说,以前商场活动他们都积极参加,现在除了建材这块的商家热情高点,家居家饰这块活动效果都不明显。

  记者注意到,店内打折的灯具,价格从200元到1000多元不等。当记者想用手机拍下款型和价格时,唐老板摇了摇手示意停止,别拍了,“ 现在大家都爱到网上去比价,有的品牌质量都不一样,就说我们价格高。”“店面越来越多,价格都搞乱了,但主要还是电商的冲击,消费者就图个便宜,质量售后怎么样先不管,买了再说。”唐老板说,暂且不论质量有无保障,同样的产品,实体店里的灯是师傅上门安装,水晶灯等不好打理的灯具还要定时上门清理,后期出现售后问题还要处理。为了应对网上价格冲击,除购灯打折、送台灯等赠品外,唐老板承诺后期安装、清洗、售后维修全部免费。“网上一卖,什么都不用管,买个灯回去没人装,复杂的灯具,师傅上门安装就要几百块钱。”唐老板说,门店卖的是品牌和全套的服务,“网上卖的只是产品”。

  虽然对网上购物有诸多“不屑”,唐老板自己也在淘宝开了店,门店和货源的优势加上多年行业里积累的经验,他的网店销售不错,已经占到全店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唐老板觉得,网店虽然还行,但价格战也越来越明显,而且缺乏服务,很快也会面临生存压力,未来线上线下结合才是出路。

  “从去年开始,灯饰店就陆陆续续有撤店的情况发生。”合肥一家居卖场招商负责人表示,目前几乎所有卖场都面临招商难的问题,这与经济不景气、电商冲击以及卖场数量快速增长都有关系。

  从最初的瑶海家具世界到红星美凯龙抢滩合肥;从五里庙家居建材城到第六空间、居然之家等品牌入驻……记者了解到,目前合肥大型家居卖场近20家,卖场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几年前,商家是求着要进卖场,如今请都请不来。”该负责人表示,免房租、位置可选、高额返利等优惠条件使得卖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几年的时间,卖场从甲方变成了乙方。

  除了卖场竞争外,电商的冲击和自身行业的竞争让灯饰店的经营变得不易。“去年就有一家千平方米左右的灯饰店撤场,今年也有两三家小店撤了。”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正考虑重新招商,但困难重重。

  记者走访合肥多家大型家居卖场发现,有的灯饰店撤店已久,招商的横幅重新将门面围起来,有的正准备搬迁,店内饰品甩卖处理。

  新来者不断分食市场蛋糕,造成消费者的分流,同时很多灯饰商家因生意平淡都采取了紧缩、观望的策略。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局面导致的结果是,面对不菲的铺租压力与电商的机遇,灯饰经营的实体店乃至卖场的需求有所下降,退租、迁移等现象时有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