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案例展示CASE

+-
优乐彩选材、开片一样都马虎不得时间:2019-06-26 09:50 浏览次数:

  在荣县古文镇提起编竹器的朱顺文,乡亲们都会竖一下大拇指:“晓得,就是编竹编龙那个,是我们古文的骄傲哟!”

  竹编龙,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它从我市传统的竹器编织演变而来,与民俗文化中耍龙灯、狮灯相结合,早在1987年就曾经作为我市民俗文化代表之一在自贡灯会上亮相,深受广大观众喜爱。近日,记者探访了赋予了竹编龙新生的农村竹器编织能手朱顺文,听他摆谈竹编龙的故事。

  朱顺文的家在古文镇场镇上,作为山边村村支书,这里也是逢场天他接待赶场村民的“据点”。提到竹编龙,52岁的朱顺文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编竹编龙一个是要编出来的龙身韧性好,二个还要透光,讲究很多,选材、开片一样都马虎不得!现在编竹器的人少了,肯花功夫去琢磨的人就更少了。”

  古文镇政府收藏着一条朱顺文编织的“竹编龙”,除龙首和龙尾外,整条龙全部由竹子编织而成,龙躯、龙鳞无不具备。龙身内装有彩灯,接通电源后,整条龙精彩辉煌,透光性非常好。朱顺文骄傲地表示:“为了解决透光性,用做龙鳞的竹片非常薄,厚度只有普通打印纸那么厚!”

  1987年,朱顺文接到一个重要的任务:编织一组“竹灯”代表荣县参加恐龙灯会,向广大游客展示自贡的竹编文化。接到任务后朱顺文动开了脑筋:“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过去乡里每到正月十五就要耍龙灯、狮灯。龙身一般都是布做的,我一直都在想能不能用竹子编织龙身,现在正好是个尝试的机会!”朱顺文的想法一提出来,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荣县参展竹灯的设计稿很快出炉,为“二龙戏珠”,采用“龙抱柱”形式,为半浮雕图案,由朱顺文牵头主创!

  随后,朱顺文立刻回到古文召集人手,他家一共亲兄弟四人,加上堂兄和妹夫,组成了一个8人的创作小组开始了竹编龙灯的创作。

  自贡网讯(记者 林媛)灯会展览期长,又都是露天,制造的竹灯必须经得起日晒雨淋,首先必须严格选材。“我们都是选择一年青茨竹,韧性好,纤维密度大,制造出来的竹器不容易变形。”另外一个困扰朱顺文等人的难题是:“既然是灯,必须要透光,做龙鳞的竹片必须要薄。”经过反复实验,朱顺文选择了竹节长的竹板开片做龙鳞,“龙鳞都只有一张普通打印纸那么厚!”经过45天的奋战,朱顺文等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作品,在当年的恐龙灯展上,荣县地区送展的竹灯获得嘉奖。

  在恐龙灯展上的成功,也给朱顺文的竹器编织带来新的天地,“1987年至1999年上门求灯的人非常多,有时一年都要出去做四趟。”朱顺文的竹编龙开始出现在上海、广州等一些大城市的景区和宾馆等地。2011年,“竹编龙”成功申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让更多的人了解了竹编龙、了解了古文镇。

  目前,朱顺文仍然会接到一些宾馆和景区邀请他去编竹编龙,但他深感遗憾的是,当年一起加班加点编织竹龙灯参展的八兄弟,“如今只有两个在古文,其他的都外出打工去了。”现代化工业的高速发展给朱顺文这样的传统手艺人带去巨大的冲击,过去农村生产生活中常常用到的竹筛、竹筐、竹篮等等用具已经被铁制和塑料制品代替。漫山遍野的竹林不再是竹器匠人展示才艺和奇巧心思的战场,而是造纸和竹胶板厂的原料。朱顺文曾经想带一带徒弟,但四野八乡再也找不到愿意跟他学习竹器编织的年轻人,“耗费时间长,不赚钱,年轻人肯定不愿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