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案例展示CASE

+-
露出发着蓝光的便盆和预热座位时间:2019-01-14 08:36 浏览次数:

  英国金融时报网6月20日发表署名为皮利塔·克拉克撰写的题为《让人自在的低科技酒店客房》的文章。文章说,就商务旅行而言,高科技的客房反而让困倦的出差者疲于应对,真正的奢华在于配备让人熟悉的家用设备。

  我刚从亚洲出差回来,在那里我给自己定了两个基本目标:一是尽可能多吃饺子,二是不要在任何会议上因为时差而打瞌睡。两个目标都达成了,另外还有一个意外收获,那就是对于什么才是一家好的商务酒店,我有了一些新的见解。

  为了解释明白,让我来告诉你一个关于两间酒店客房的故事。第一家酒店在中国上海,我发现自己在那里下榻的是一家位于外滩的“超豪华”酒店,俯瞰黄浦江的迷人景色,还有一群殷勤招待的服务员。

  它由一名亿万富翁开发、英国建筑师设计,还有米其林星级厨师经营着酒店内部多家高级餐厅中最精致的一家。当我来到那间极其宽敞的客房时已经太困倦了,根本没留意到这一切,我计划躺下打个小盹就去参加第一个会议。

  不出几秒钟,我就遇到了麻烦。我不知道酒店客房的电灯开关为何会这样,但它们似乎从来不会被放在显眼的地方,而即便在显眼的地方有开关,它们也很少照亮你所在的那部分室内区域。

  我花了好几分钟对着我能找得到的每个开关一阵乱戳,最后终于有了足够的光线让我打开行李箱,并且熟悉了浴室的布局——令人放心的是,浴室配备了顶级设备。

  肥皂来自奢牌帕尔玛之水,巨大的浴缸配有按摩喷水口,而日式坐便椅在我走近时,会自动掀起盖子,露出发着蓝光的便盆和预热座位。

  可随后就遇到了淋浴的难题。就像通常的情况一样,根本不可能知道该打开哪个水龙头,以及往哪个方向开是冷水或热水。更糟的是,一旦操作失误就会有灭顶之灾的威胁,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淋浴喷头,而是一个巨大的“淋雨”喷头,随时准备将冰凉或是滚烫的瀑布浇到我的头上。

  又花了几分钟紧张的摆弄,终于全部搞定,我最终准备上床,除了一件事:关窗帘。

  床头有个按钮注明是“窗帘”,于是我按下了它。房间陷入黑暗,我躺在超级舒适的床上即将进入梦乡,突然间窗帘吱吱嘎嘎自己打开了,外面的光线照进房间,电视机也打开了。

  在我手忙脚乱扭转危局之际,我发现了一个装有“智能室内控制”的iPad平板电脑,这才迷迷糊糊地明白,这个客房之前的住客用其设置了一个窗帘和电视的联合闹钟,或者类似的东西。

  到了那一刻,我已经有24小时没有合眼,累得做不了任何事,只能关上电视,找到原先的按钮关上窗帘,最终睡上一会。

  我意识到所有这些问题都不是最糟的,而且说实话,如果我再来上海,我还是会呆在同一个地方,哪怕就为了那里的风景和早餐(有大量的饺子)。但我讲这个故事是源于我在下一家酒店的经历,优乐彩这次是在中国香港。

  从档次上说,那是一个严重降级的酒店。香港的这家酒店没有高级美食或名厨。就连一家像样的餐厅都没有。客房是上海那间客房的一半大。窗外景色就是其他建筑。卫生间使用起来就跟我家的一样,但关键是,其它所有东西也都和家里差不多。

  床边的电灯开关点亮床头灯。门口的电灯开关点亮门口的灯。淋浴用起来很直观。窗帘是手拉的,而且谢天谢地,电视机也是非智能的。

  前台是一位健谈的年轻人,他告诉我这家酒店的一个款待客人之举。客房附带一件免费的科技产品——与上海那间客房的iPad控制器不同,它不仅连傻瓜都能用,而且还真的非常有用。

  那是一部智能手机,我可以用来拨打全球的电话,查询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最有用的是,用手机上的谷歌地图来找路。我在香港期间每天都用它,并向想出这个好创意的人致敬。

  正如酒店本身一样,它虽不起眼但有效。所有这些让我意识到,就商务旅行而言,真正的奢华在于一个简单、可预测和感觉上很像家的客房。